珍奶豆叽

be狂热,大苦瓜

【卜岳】点到为止(短篇BE预警)


总算结尾的断断续续的短篇,改了名字
脑洞文学
全是私设,严重ooc,禁止上升真人
 
 
岳明辉对卜凡凡在这四年的交往中提过8次分手。
每一次,卜凡凡都同意了。
原因是
每次岳明辉提分手都是因为撞破卜凡和别人暧昧。
包括这一次。

岳明辉下班回家,看着门口的女士皮鞋发呆,心里想着他家那位应该不会这么大胆吧。紧接着就看到沙发上和妹子缠绵的卜凡凡。
好像岳明辉不存在,好像沙发上两位才是情侣。
岳明辉忽然烟瘾就上来了,放下手里的购物袋,他转身就出了门,快步走到楼下小花园里。他掏出怀里皱皱巴巴的烟盒,给自己点上了烟。
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,可以坦然接受他的背叛了呢

不对,不是接受
是麻木。

三根烟的功夫,他的手机就开始响。他连看都不用看,就知道是谁。卜凡凡喜欢出轨结束后立刻联系他,说爱他,说想他了。岳明辉最恨他这个,却最拿他这个没办法。
是真的没办法
先爱上的人就是这么倒霉。
但是这次不一样了。
他接了电话,电话那头是卜凡凡懒散的声音:
“岳岳,你回来顺路帮我买罐啤酒吧。”

岳明辉最终还是拎着啤酒回的家。看着卜凡凡毫不掩饰还残留着情欲的脸,岳明辉开口了:“凡子,我明天搬走。”卜凡凡愣了好一会。岳明辉提过分手,闹过别扭,可从来没说过搬走。
想抱住他的手也被岳明辉挡开。
“我今天去客房凑合一晚上,明天中午我收拾东西。”岳明辉平静地进了厨房,和平常一样。但卜凡凡怕这样的平静,他宁可岳明辉骂他打他,至少能表示他在乎。
他跟着进了厨房,问出了那句他后悔了10年的话
岳明辉,你是不要我了么。
低着头的岳明辉回答得有点颤抖,甚至带着哭腔,
从头到尾,都是你卜凡凡不要我了,是你不要我还不敢和我说。
这是卜凡凡认识岳明辉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他哭
这也是岳明辉十年前对卜凡凡说的最后一句话
 

十年了
十年没见过的人,却连背影都能一眼认出来。
岳明辉清楚这个人的过去,却怎么也和面前的人对不上号。面前的这个人穿着合体的西装,脸上挂着以前不属于他的成熟微笑,原本叛逆不羁的他连耳钉都摘下来了,甚至连口音里的海蛎子味都没了。
岳明辉头也没回地出了宴会厅,上了电梯脑子里还全是他的背影。在饭店门口依着墙,掏出来一根烟,想着一会怎么找机会溜走,突然听到那个让他慌乱地烫了手的声音
“岳明辉,你都多大了还抽薄荷烟啊。”
卜凡凡好像昨天才和岳明辉吃过饭一样上来就勾住了他的肩膀。岳明辉手里的烟又抖了一下“哦。”
卜凡凡松了手,和岳明辉一起靠着墙。谁也不说话。岳明辉的烟一根一根地抽,这是他开始戒烟以来犯得最大的烟瘾了。
一地的红色鞭炮纸被风卷起来,吹得岳明辉心里可烦。
卜凡凡还是开口了,“哥哥,我们……”“哎,你别……”“回去吧。”岳明辉一下子红了脸,他想什么呢,干嘛这么打断人家啊。
“好。”
不过是几个小时,那么多人呢,能怎么样啊。
岳明辉不知道卜凡凡怎么会来,他憋不住疑惑,开口就问。
“唉,凡子,你是哪方的朋友啊。”
“我是女方的前男友。”
岳明辉停下了,心里第二次后悔自己多说话,还不如闭嘴呢。卜凡凡把岳明辉后悔的表情看在眼里,脸上还是冷漠又镇定。
怎么,十年前突然的分手,还指望他现在后悔么?卜凡凡觉得自己就不该再来让岳明辉困扰。
“哥哥,你自己回去吧,我开车走了。”“别啊,喜糖还……”“不用,哥哥少抽烟注意身体。”卜凡凡转头往停车场走。
他想岳明辉叫住他,但他回头的时候,那个人已经进去了,连看都没看他。
卜凡凡打开车载音响,电台放的歌又让他鼻头一酸,这到底是怎么了

Saw your picture on accident(偶然看到你的照片)
Your face has changed(你的容颜变了)
The lines are sinking in(脸的轮廓有些下陷)
I pressed played I should haven't(我知道我不应该按下回忆的播放键)
Congratulations
but do you ever wonder what we could have been(恭喜你,但你是否想过我们会有怎样的结局)
But you mind plays tricks with distance(但你的想法总用距离玩着恶作剧)
Always makes things feel so unfinished(总让事情感觉未完待续)
I do(我真的想你)
I miss you more than I loved you(我对你的思念胜过我爱你的心)
……
是真的啊,岳明辉,我思念你胜过我过去的爱。我思念你身上的味道,我思念你腼腆的笑,我思念你无微不至的关照。
可是我卜凡凡不是什么好人。你却是世界上最好的岳明辉。
岳明辉在观光电梯上看着那个男人开着车走了很久才想起按楼层。
用力相爱过无果的人,分手以后,见面都不敢见的。
只是见一面,就只有四个字。
死灰复燃


十年了,卜凡凡记不太清岳明辉过去的一切了,但是眼前的这辆车,是他给岳明辉买的,他忘不了。
他从来没思考过的问题突然让他发慌。
他过得好么,岳明辉没有他的这些年过得好么?
卜凡凡就低头站在车旁边,没来得及避开,岳明辉就从车上下来了
虽说隔了半年,但见面一次比一次尴尬
“凡子,真巧啊,出来玩啊。”最尴尬的就是这个男人总是装作他们很熟的样子。“昂,哥哥住在附近么。”“哪儿能啊,加班来买咖啡啊,我先走啦。”
岳明辉转身就要离开,卜凡凡却鬼使神差地拉住了他的胳膊。
“岳明辉,你过得好么?”
岳明辉身体一僵,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个直球问题,卜凡凡以前从来不叫他的大名,从来没这么正经地问过他问题,从来没有考虑过他过得好不好。
“好,对不起,我赶时间。”

岳明辉又一次落荒而逃。咖啡也没买,把自己塞进车里,开出两个路口才停下来,爬在方向盘上喘粗气。

他这十年过的好么?

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,结束了那段卑微的感情以后,好像除了卜凡凡消失在他生活里,一切如旧,他没刻意抹去这段记忆,他给的车照开不误,就算已经快报废了,和他一起买的情侣耳钉照戴不误,因为他说过自己黑发好看,自己十年没染发,为他戒掉的牛蛙他现在还是不吃。只有一个变化,除了分手那次,他再也没在别人面前哭了。
可是卜凡凡不一样,岳明辉是他的习惯,他天天能看着的时候,觉得这个人无趣无聊,失去了又觉得缺了什么,哭的时候没有人肯陪他彻夜打游戏,夜里不敢一个人睡,也没有人让他抱着睡觉,甚至被撞到拈花惹草的时候,也没人会露出悲伤又隐忍的表情了。只有一个没变,他和岳明辉的第一次合照还在抽屉里放着。

在一起的时候比所有情侣都甜
分开了也该比所有情侣都苦
这两个人,心里苦着呢

岳明辉晚上下班回家,很想喝酒。从车库出来就转弯去了便利店。琢磨着买一打是不是有点多的时候,手机突然亮起来,是个陌生号码,他看了一眼,差点把手机扔出去:
岳岳,我在你楼下,你什么时候回来。
卜凡凡见到岳明辉这几次,越来越想了解这些年的他有什么变化,花了一个下午,他就站在他的楼下。
岳明辉老远就看到了楼下的卜凡凡,和十年前在楼下等他的样子完全不一样。他倚着那辆他们俩以前一辈子工资都买不起的车上,盘着以前他嫌土的手串。
“凡子,你找我,有事么?”
“哥哥,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能碰到你么?”
“为什么啊?”
“我刚出来自己干,公司就在你楼下。”
“你就是来和我说这个事么?”
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,互相不敢抬头看对方,做贼心虚一样。
“我明年结婚,你来么?你不来的话我会很尴尬。”卜凡凡又点了一只烟。
“我又不是新娘子你尴尬什么啊?”岳明辉抠着塑料袋子不知所措。
“你是我的best man 啊哥哥,你必须来。”
“好。”

后来,岳明辉真的去了卜凡凡的婚礼,喝的烂醉,听着他说自己早就想安定下来了。在大家起哄伴娘伴郎的时候,岳明辉没犹豫转脸就吻上了伴娘的脸。谁也没多看对方一眼。
再后来,他们几乎每天都能在公司碰到,隔了三个楼层,见面打招呼也慢慢礼貌起来。
他不是岳明辉(卜凡凡)
那个十年前在一起的岳明辉(卜凡凡)
这不就是生活么
思念成灾又怎样
我们俩的故事,应该点到为止

【卜岳】事故(短篇,BE预警)

这里的出轨指超出原有轨道
只是同名同姓的故事,勿上升真人,现实向想象文学
更像是一篇阅读理解
很多脑洞串起来的小短篇








过线,越界,出轨,哪个更过分呢
岳明辉一直不明白自己和卜凡的关系。好像中间有一条模糊的界限,两个人的无数次试探,让这条线无比脆弱,但依然存在。
是怎么开始的呢
岳明辉总以为是在去韩国以后凡子才开始黏着他。但他不知道卜凡相信的是一见钟情,从他第一次看到这个英国海归的绅士假笑的时候就动心了。可他不能,因为那是队长,是哥哥,是陌生人。
卜凡喜欢看岳明辉就这么穿着大一号的白色T恤露着花臂额上还有薄薄的汗,这样的岳明辉又情欲又真实,又叛逆又温柔。他真好看,要是他是女的就好了。卜凡心里的界线放松了一些。
可是人都爱得寸进尺
岳明辉偷偷在被窝里哭的那几夜,卜凡总是找理由说自己不敢一个人睡来陪他,两个人背对着背,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入睡;人前人后的不管是拍摄还是节目后台,卜凡好像比以前更黏他更护着他,好像他容易受伤一样。
眼神是最骗不了人的,就算最迟钝的岳明辉也看出来卜凡眼神里多余的东西,他还是没往别的地方想,都是成年人了又是爱豆,是他自己把这段友谊想得太多了。
他开始慌还是那句,不能再多了,再多就过线了。这个采访是个人采访,虽然他过去看了一眼卜凡插了一嘴,但是这句话还是在杂志上看到的。岳明辉真的开始慌了,好像他们之间的线快消失了一样。
岳明辉不知道该不该开口,他们都是直来直去的人,要是有事,卜凡应该会直说的。岳明辉既想他来找他谈又害怕他来。
那天晚上,他们一起在看5.4晚会,嘻嘻哈哈看完了,洋洋和弟弟先回去了,岳明辉和卜凡留下收拾卫生,和所有电视剧一样,独处是所有意外发生的时候。独处不到10分钟卜凡就开口了
“哥哥你还看不出我的心思么?”少年人总是心直口快
哥哥哪里是看不出,哥哥是不敢看出啊。
“我们凡子,有什么心事啊?”岳明辉不敢抬头看他,低头抠着手上的倒刺。
“老岳,我最近对你这么好你就一点也没觉出来什么啊!”
“凡子,你不是小孩了,别太过了,你知道不可能的。”岳明辉只想快点离开,越快越好,他没办法看卜凡悲伤的表情。
“什么叫太过了,岳明辉,我喜欢一个人,想对他好,过分么。”
“卜凡,别再多了。再多就过分了。”
那天晚上,岳明辉回了自己家睡觉。
从那天开始,卜凡没变,岳明辉也没变。两个人在台前幕后还是那么亲密,还是关系贼铁。有粉丝说最近他们俩的眼神特别苏,宠溺又悲伤。
他只是在保护一件一定会失去的宝贝
他不知道这个宝贝也在保护他
就这样
老岳和凡子的故事结束了
以后都是岳岳和卜凡的故事
卜凡大火是应该的,可谁也没想到他在事业上升期突然宣布婚讯。岳明辉调笑着说你看你哥还没结婚就要给你当伴郎,你这个弟弟很一般啊。卜凡哼唧着说我还不稀罕呢,要不是我老婆,我才不请你。
老岳结婚还是在卜凡结婚5年后才上的热搜
看着这条热搜
卜凡夹出了菜里的花生,和对面的姑娘说
宫保鸡丁里应该放腰果的
哎,我知道,可是家里没有了

过线,越界,出轨里
还是出轨过分
两个平行线上的人超出了轨道
是特大事故
但是没在一起过的话
也不算事故吧

激情p图第一个all岳修罗场
cr:见水印